罗塔

爱好广且杂.霸图.莫凡.暗香
.GGAD.冷CP爱好者.

心绪

一路走下来,各种评价堆成一座山。

“诶。你这真的很闷骚。”

“你怎么就放不开呢。”

“你是无性恋么,车都开不起来。”

“禁欲不宜身体健康。”


看一部电影就会想,如果自己能把这个场景描写下来该多好,如果自己心水的角色能有这个能力该多好,如果自己大胆一点写出来疯一疯该多好。


不必管ooc不必管文笔差不必管他人评价不必管玩梗。


一个人阿,什么时候能放开,大概就是那个人了无牵挂的时候了吧。


记得语文素材里,有一个故事,古代一个书生还是什么来着每天在村里都游手好闲地闲逛,在酒坊里喝的烂醉闹事,在田间这家踩一脚那家偷一把。百姓报官后的惩罚也不轻不重地最多让他消停三四天,最后官府给他说了门亲造了间屋子。


他有了牵挂,有了羁绊。


就这样被无形地束缚住了,事后还自嘲有了家便不可胡作非为了。


一个人,若是不想被拘束住,该如何活着。


想要像杜佛伦逃走,逃到海边。无论哪里,过着平静的生活,做些热爱并能养活自己的工作。


想要锁住心中几尽疯狂的自己,想中二地活着,对第二天的经历充满了期待。


想要自由。




果真还是小和尚可爱.
看完新出的动作后,和尚决定变回小和尚。
好了,我已经感觉家养了俩儿砸一个女儿了。
不过小和尚真的好可爱(º﹃º ),但是乖女把琵笆放到了水里,…嗯,不算太差。
_(:з」∠)_

三分明月[垂髫小儿]


*幼年组前来报到
*有关暗香npc对话摘自天机阁打工的【八卦】npc对话-暗香,已授权.

“蓉儿师姐,你和师兄此次任务小心为上。刀堂先前派去的人,大都凶多吉少。多带些暗器防身,人皮面具更是莫要忘记了。”谢采儿注视着眼前面带笑意的女子如是叮嘱道,“莫要恋战,若你们有个不测,叫他怎么办。”谢采儿轻轻晃动女子身旁的小床,伸出手指逗了逗尚在襁褓的婴孩。

“采儿安心,你师姐我怎会将命丢在那种地方。若当真败了,还有你师兄在,二人合力,怎么也能把那人了结了。我不在易居的时候记得”她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乖儿。娘走了,记得和你采儿姑姑一起想我们。”女子走到小床边,最后揉了把婴儿的脸,又拍了拍谢采儿的肩膀,背起行囊走出了门。

谢采儿望着师姐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正如那个叫她姑姑的孩子为了刚认识的一个和尚毅然决然地走出暗香。

直至有和暗香交好的江湖中人将两把暗红色的霜兰刃交到谢怜儿手中。谢怜儿才意识到那个宠她的师姐已离开他们到归去兮了。

四年转瞬即逝,小暗香的个头已长到谢怜儿腿边了。每天都迈着小短腿在易居里跑来跑去,在桌上翻翻还没上色的胚子,蹲在柜旁找找有没有怜儿姑姑藏起来的甜嘴儿。

“师弟师弟!来,师父最近不在门派,今日轮值的又是程师姐,咱们只要隐身后发动轻功就能溜出去。走,师姐带你去江南玩。记得带好围巾,莫要让人见了你的真容。”沈新梦站在易居门口向小暗香招手,小声地说道。

又招引似的向他晃了晃手中的两串糖葫芦。
“师姐,师姐!我,我,我要吃!还要出去玩!!”小暗香蹭地窜了出去扑到沈新梦身上,果断抱住沈新梦的大腿,仰头撒娇道。

我要去江南玩!才不要被怜儿姑姑束发扮成女孩家的样子。!!

沈新梦抱起小暗香接连几个大轻功就飞出了门派,坐马车到了江南的小镇上。

一到江南沈新梦就径直奔向胭脂铺,小暗香因着平日里被易居的师姐们抓来练手,粗略扫一眼甚至都能叫得出名来。

他连忙噔噔噔地跑到一旁,乖巧地站在铺子外边等着师姐挑胭脂。

“糖葫芦——!卖糖葫芦——!酸甜儿的糖葫芦——!”扛着糖葫芦的小贩在街上边走边叫卖着。

“!!!”小暗香追着小贩穿过层层人群走了快两条街,忽得下起雨来,朦朦胧胧的雨丝遮挡住返回的道路。

小暗香被躲雨的人们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又顺势滚了两滚。彻底变成了一个小“暗”香。

一只瘦瘦白白的手伸到小暗香的面前,顺带把手中的荷叶伞递给小暗香.
“小施主你没事儿吧?”

小暗香抬眼一看,面前的人和自己年龄相仿。不同的是自己裹着围巾一身紫衣,他手拿佛珠身着妙法衫,显然是师姐说过要远远避开的和尚。
唔…可师姐只说远离和尚,可没说远不远离小和尚。
那就…
“谢谢小哥哥了。师姐说过,别人帮助了你,要向他表达感谢。你看,我把香囊给你表达感谢,你看好不好。”
小暗香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左掏掏右掏掏,终于摸出一个绣着兰花的香囊,递了过去。

“师兄说,出家人慈悲为怀。这香囊就当做是你我成为朋友的信物吧。”小和尚笑眯眯地说道.

“诶,师弟可找到你了!快走快走,再不回门派,程师姐会生气的。这儿哪里来的小和尚,莫要挡道。”
沈新梦挑完胭脂后,然而自家乖巧的师弟不见踪影,连忙出来找人。

看到师弟和小和尚待在一起来不及询问,担心程师姐生气连忙把人抱起塞进马车,回到了门派里。

只留下了一个还未留下姓名的小和尚孤零零地站在街道旁。

“…,小施主,女施主???”

“师弟记住下次不要和少林的和尚呆在一起,要是被那些名门正派看到可都会追杀你的。”
沈新梦在途中告诉小暗香后,又把新买的糖葫芦递给他。
“可是,师姐。那个小和尚不是坏人。阿——糖葫芦!!!谢谢师姐!!”
见到小暗香的注意力被转移到糖葫芦上沈新梦也就不再说话。

小和尚转成大和尚。
不会卖萌了。
正经起来了。
有点不习惯。
但是和尚表示能抱起来了。

#群宣#

占tag致歉
#莫凡101#
听说今天联盟里很多选手都有了101。?
莫凡。虽然。他轻微社恐。不爱说话!
但是!被人用自己的话反驳真的。很气。遂建了一个莫凡101的群。
有生之年系列。
不奢求太多。可围观。
恳请美丽同体,重出江湖,重新上皮。
搞事情就算了。搞也搞不起来,所以恳请各位kk!
让我扩到美丽同体!也欢迎卡er!!!!!!
里面莫凡真的很少…。

ballball你们kk好嘛!_(:з」∠)_!

敲门砖:788614351.

[方莫]论-如何惹怒一只仓鼠

*校园题材。
*什么仇什么怨?!
*我来交cp费了。

G班按照成绩排桌位,中间四人座,两侧都是两人座。
按理说莫凡坐在三排六座和李华同桌,两人兴趣爱好相同相处应该没有问题。

没想到,同桌半个学期,打打闹闹半个学期,上课睡觉罚站半个学期,都足够培养出同桌情谊了。
谁会预料到,临近毕业,李华跑去找冯老师要求和李迅同桌。美其名曰提高成绩。

实则
“谁不知道他是去和李迅听八卦去了。!”莫凡听到消息后默默吐槽道。
而按照G班的规矩和莫凡在老师心中的印象“踏实认真”,起初和李迅同桌的方锐被换到莫凡身边且被老师训话不要影响莫凡学习。

因着两人曾是室友的关系,莫凡对方锐算得上温和。
上课提醒方锐听课下课督促他背英语。
认认真真地完成老师定下的同桌互帮互助的规定。

以至于,莫凡在方锐眼里就是一个好学古板的小大人。

不知莫凡得知自己在方锐心中塑造了这样一个形象会不会暴走。

毕竟莫凡从小受虹猫蓝兔的影响立志要成为一个锄强扶弱劫富济贫仗剑走天涯的大侠!

然而莫大侠因为前一天熬夜“修炼武功”[打怪升级]到寅时[半夜三点]

星期三的早晨

莫大侠脑海里重复回放着闹钟声嘶力竭的声音硬生生地把他从床上揪了起来,飞快地洗漱完,直冲学校。

恰巧早自习是语文。莫大侠表示遇到陈果这种的老师自己还是不敢睡觉的。

“惹不起惹不起。不能睡不能睡。!”

莫凡只能拿出清凉油,准备让清凉油的清香萦绕整个后排。

熬过语文课,莫凡准备一睡不醒时。班主任冯宪君开始趴后门准备抽查G班上课质量了…。

“!!!!!!”
尽管莫大侠心里烦躁地恨不得闯办公室要挟班主任,表面上也只是愤愤不平地使劲儿拍了下桌子,吓得方锐一哆嗦差点把偷带的手机摔地上掉一地玻璃渣。

当方锐拼命回想自己哪里惹这位主生气时,莫主子大发慈悲地从书中分方锐一个警告的眼神,顿时端正坐姿像模像样地拿起英语书,读着中式英语。

莫凡终于熬到了一节副科课。

他郑重其事地将卷子平铺在桌面上,和方锐“打好招呼”,趴在桌上,伴随着老师的讲课声睡熟了。

莫大侠认为这只是一次自已因练武而荒废学业的经历。

第二天,莫凡为了不被罚愣是背书背到半夜三更。

正要趴桌上补补觉。突然被人戳了戳胳膊,一转头方锐举着手机给自己看。

莫凡费劲的聚焦到手机上,显示着的是一个穿着校服趴在桌上睡觉的少年。

“方锐,你…你…你!咱们两个什么愁什么怨吧!!!!!”

看到照片的瞬间莫凡的睡意全无,“腾”地跳起来,一脚踢翻了方锐的椅子,气势汹汹地瞪着他

“莫凡,我就照张照片而已啊!昨天你睡觉我还拍了好几张呢。你觉得不好看我给你开美颜,行不行。诶诶诶诶诶。别踢啊!谋杀亲夫阿!!”

方锐抱着手机退到距莫凡一米远,心道还是不给莫凡看自己昨天给他加上仓鼠耳朵的照片了,一定会让他炸毛的。

毕竟。仓鼠莫凡睡觉时还是很温顺的。

论悬疑(耽美)小说的催眠功力[方莫]短篇

*…,为了明天能早起锻炼,拼了!
*有点戚容的内容胡乱进入。
*_(:з」∠)_,匆忙赶出来的。
*具体我被哪本小说影响的…,还是不说了。

    自从第十赛季兴欣夺冠后,人气大增,寄到网吧的礼物愈来愈多,但总有一些黑粉不怀好意。
     今天的故事就从礼物说起,莫凡作为毁人不倦的操作者加入兴欣战队后,网络上评论有好有坏。包括:也有一些武器被拾走的人给莫凡寄过满满一盒刀片,还好被其他人认为包装古怪把包裹拦下,小心打开后发现锋利的刀片,陈果便决定每一件寄到网吧的礼物都要再三检查,才可以送到选手处。
     这次因为是本封皮为红色的小说,所以没有太在意。只当是粉丝的推荐,谁又会想到莫凡会因此影响到训练状态。
     兴欣全队一致同意将疏导莫凡心理的重任交给了同宿舍的方锐。方锐大大答应的十分爽快,毕竟暗示地这么明显都没进展,自己快要怀疑莫凡是不是x冷淡了_(:△」∠)_。
     “来来来,小莫。我来给调节状态了!”讨论后方锐正常地向坐在角落的莫凡笑着招手让他跟着自己回屋探讨。
     “嗯…。”莫凡脸上有些阴郁,但仍站起身跟着方锐走进房间,坐在床边盯着方锐,一一道来。
方锐连蒙带猜误打误撞地复述后,发现这个梦中的人疯疯癫癫的,一会儿说自己是什么仙乐国的镜王殿下,太子是他表哥;一会儿又说自己是四绝中的最厉害的青灯夜游;最后还说自己有个儿子叫谷子。
     方锐大大决定吓吓莫凡,表白应该也算种“惊吓”吧?借此机会表白,就算被拒绝也可以当做玩笑吧。
     他深吸一口气,双手紧扣住莫凡的肩膀,目光对上莫凡略显困惑的眼睛,郑重其事地说道:“莫凡,我喜欢你。”
     莫凡彻底死机了。自从莫名收到粉丝们送的BL小说,对照上面写的意识到自己是个同,喜欢的还是同宿舍的方锐,更加内向,再加上方锐突如其来的表白如惊雷般在耳边爆炸,使得莫凡本就有些患得患失的心彻底的当机了。
      他等了很久才听到莫凡的回答 “和你一样。”,方锐随即亲上了在梦中渴望了很久的地方。
       【Happy END】
本来想写悬疑推理的…。最终还是不忍心…吓自己。(´•ω•`๑)
各位看官凑合看…。
       

#仓鼠被拐记
莫凡在网吧被迫得到一份电竞的工作,他按老板的要求默默无闻地干了一个月,满脸抑郁地去领工资,但老板以他曾经嗑瓜子为由,扣了他20%的工资,莫凡觉得很不 公     平,因为自己从未嗑过瓜子。
⒈如果莫凡已经接受了这种不公平,情形不会怎样?
答:还能拿个冠军
⒉莫凡可以通过哪些途径,使自己的问题得到公 平 合 理的解决?
答:找老冯。
@瘸瘸瘸瘸瘸瘸猫 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政治书吗(๑˙ー˙๑)。

@零下九度 感谢长图。
试了很多次的文字,结果都不可以,只能上图了_(:△」∠)_。